两口是只猫。

谢谢鼓励我画画的大家。
还有很多不足会继续努力。

封面和封底我也有参加哦~

恋恋恋恋酱:

『服部平次吧吧刊同人本第二弹一宣!!』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刊名:我的一个侦探朋友[平新刊]
大小:b5
页数40-50p
售价:30左右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#文章试阅#

晓默《bromance》:
     
     我向来是意志力坚定的人,很少失态,更加不会胡言乱语,除了此刻。
    我没头没脑地将心中想说的话不经思考地说了出来。
    “红酒和人一样,容易上瘾。”说真的,我特别后悔说了这样一句话,因为我感觉到对方身体微微颤抖,还好我装傻的功夫一流,一句“你听错了”简直是万能的借口,烂但实用。
    当晚开车回家的路上,H与我促膝长谈了四十分钟。小丫头居然说我怂,我能忍?我不能,我本来就已经忍到了爆发的边缘。(在告白的边缘试探…)为了捍卫我的尊严我必须速战速决。
    于是我第一……二三四五天以后,终于鼓起勇气…约他看了场电影。
    嗯,是爱情片。和喜欢但有还没追到手的对象,看爱情片难道不是最合适的?我觉得,我真的非常的有暗示性了,很好,我要爱上我自己。

恋恋《缤纷时光》:
     
     工藤新一最近的心情也非常糟糕,与服部平次一样,同是为了这个笔记本。
     对方竟然在笔记本上大言不惭地写道。
     “不过发现了我不小心留在桌子上的线索,就真的以为自己是侦探了,小爷我是男生!男生!
     还有,从那个老板娘每个周末下午看我的微妙表情来说,你至少一周来一次,从我们初次聊天的那周开始,我的公寓里每隔一天都会听到鸣笛声,在此之前是没有的,说明你每天早上都来咖啡厅坐一会儿,中午就有车来接你,笛声就是提醒你上车的。
     苏黎世如今街上萧条得很,竟然要开私家车,说明家境不错,隔一天来一次,多半是为了到这附近的大超市采购,你住的还挺远,应该是郊区那几栋别墅之一吧。
     别墅我略有了解,都是本地的一些有钱人,最近倒是新搬来一户来自日本的家庭,时间和你第一次来咖啡店差不多。
     我说的对吗,工藤小姐?”
     他的眼皮跳了跳。
     工藤,小姐?
     难道他们都对彼此有什么误解?搞了半天,是两个男人在这里唧唧歪歪。
     工藤新一顿觉全身无力,但这个人的推理又让他有些遇上对手的感觉。比自己更快得出确切的个人信息,这一局看起来还是他偷鸡不成蚀把米?
     他埋头在本子上飞快流利的写下,然后抱着今日准备看的杂志离开缤纷时光。

恋恋《玫瑰人生》:
     
     既然话都说出口他也没打算收回,工藤新一把西装外套的两颗纽扣解开,也不再看那男孩诧异的眼神,“他不行我来。”
     女仆被他说的一愣一愣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可面前的两人一个气势十足,一个思维敏锐,她也不知怎么决断。
     好在德纳先生随后进门。
     “你先去忙吧,这里有我呢。”
     女仆收到消息,这才放心离开,临走时还不忘丢给服部平次一个会心的微笑。
     工藤新一冷哼一声,自顾自查看起现场来,德纳先生紧跟着上前一步,“这位先生,客厅里备有茶水与点心,不如先去坐一坐,稍后我送您离开?”
     服部平次蹙眉,这管家似乎不怎么欢迎他。
     “可我是来查案的!”
     德纳先生花白的胡子微微抖动,讪笑道,“抱歉,是这位工藤先生先预约的。”
     “哈哈,”服部平次很不给面子的干笑两声,“我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侦探查案还需要预约了?你们这是餐厅吗?”
     不过他也并不愿在除了口舌之外的地方和德纳先生逞强斗狠,“送就不必了,正好我也看的差不多,我自己离开就是,如果有结论我会及时告知您的。”
     工藤新一的目光飞快扫视周围环境,还不忘细细留意少年和德纳先生的对话,听到这话仿佛听到什么特别好笑的事一样,“没有我解不出的案件,”他的目光转过服部平次,停留在他身上,“看来你需要的这笔钱是拿不到了,不过你要是问我借,我说不准借给你。”
    少年涨红了脸,显然气的不轻,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,“那咱们就各凭本事吧。”
    言罢转身出门,伴随着急促有力的“噔噔噔”,他想对方是下了楼梯,离开别墅。
    不过那和他有什么关系,推理破案,从来就不是人沽名钓誉的途径。[/cp]

评论
热度 ( 21 )
  1. 两口是只猫。恋恋恋恋酱 转载了此图片
    封面和封底我也有参加哦~
 

© 两口是只猫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